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技术环境 >2019年诺贝尔医学奖:3位英、美学者发现细胞如何感知氧气,

2019年诺贝尔医学奖:3位英、美学者发现细胞如何感知氧气,

  • 浏览量919
  • 点赞量404
发布于:2020-08-10

2019年诺贝尔奖今日揭开序幕,医学奖得主率先揭晓,由美国的哈佛大学教授凯林(William Kaelin)、英国医学家雷克里夫(Peter Ratcliffe)和美国医学家塞门萨(Gregg Semenza)获得殊荣,得奖原因是研究细胞如何感知以及适应氧气的供应,3名学者将平分900万瑞典克朗(约合新台币2969万元/港币715万元)的奖金。

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人类早就理解,动物需要氧气才能将食物转化为有用的能量,但是细胞如何适应氧气的变化一直是未解之谜,凯琳、雷克里夫和塞门萨3人发现了分子机制,可调节基因的活性以应对不同含量的氧气,3人的发现,对于对抗贫血、癌症等,都有助益。

《香港苹果日报》报导,凯林、拉特克里夫及塞门萨发现了一个分子机制,可按不同的氧气水平,调节基因的活动。当氧气水平低的时候,缺氧诱导因子1α(HIF-1α)便会避免脱水,并会在细胞核内积聚,然后在控制缺氧(hypoxia)的基因内,与特定的DNA排序结合。当氧气水平处于正常的时候,缺氧诱导因子1α便会被蛋白酶体(proteasome)快速降解。他们又发现,一种名为VHL的蛋白,可以随氧气水平与缺氧诱导因子1α,改变它的数量,由此形成一个调节基制。

《学术经纬》报导,发现生物透过什幺感知氧气,也有望带来创新的疗法。比如,若能通过调控缺氧诱导因子,促进红血球细胞的生成,就有望治疗贫血,而干扰缺氧诱导因子的降解,则能促进血管生成,治疗循环不良。另一方面,由于肿瘤的生成离不开新生血管,如果我们能降解缺氧诱导因子或相关蛋白,就有望对抗恶性肿瘤。目前,已有类似的疗法进入了早期临床试验阶段。

《中央社》报导,威廉凯林1957年生于纽约,美国杜克大学(Duke University)医学博士。曾经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(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)专业研训、丹那法博癌症研究所(Dana-Farber Cancer Institute)专业研训、霍华德休斯医学院(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)研究员,现为哈佛医学院教授。

雷克里夫1954年生于英国兰开夏郡(Lancashire),剑桥大学医学博士。曾任牛津大学肾脏病学教授、牛津大学标靶研发研究所所长、英国皇家学会医学科学院院士,现任伦敦法兰西斯克利克研究中心(Francis Crick Institute)临床研究主任。

塞门萨1956年生于纽约,美国宾夕凡尼亚大学医学博士,曾经历杜克大学儿科专家培训,现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细胞工程研究所血管研究计划主任。

2018年诺贝尔医学奖出炉,美、日两学者发现免疫细胞的「煞车」,突破癌症疗法

其他诺贝尔奖得奖公布时间:

8日:2019年诺贝尔物理奖9日: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10日:2018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11日: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14日: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
    相关推荐